崇明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据

绿兮衣兮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9:06:54

绿兮衣兮

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已!

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亡!

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!

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!

——《邶风 绿衣》

《绿衣》诗,题目里的“绿”字,总叫人想起芳草连天,想起绿波澹澹,猜想,这《绿衣》诗里也该藏着一个春天的故事吧。

当我浏览了那么多尔浓我情,也经历过爱情的颠簸婚姻的素淡,自己的心开始在柴米油盐中安静下来,懂得了相思的苦与乐,知道了人生无法拒绝离殇,在一个凛冽的寒冬日,我又重新拿起《绿衣》,期望自己能入诗,也能出尘。

捧读《绿衣》,我想先找到那个缝绿衣的女子。

她一定是个正处于人生好年华的女子,就如窗外的春色,明媚,生动,她在用绿丝线做着一件绿衣,那上下翻飞的绿丝线,仿佛是从窗外拈来的,那黄色的里料就是枝上的鹅黄。她一边穿针引线,一边和望着她的夫君聊天,天南地北,从天下大事到身旁小事,有商讨,有叮咛,有劝诫,有期待。

话语款款,如春雨淅沥,绿衣就延展出一室春光,男子的心里也满是春色烂缦。只是,“此情可待成追思,只是当时已怅惘”。

恍如,那缝衣的女子就在眼前,眨眼之间却人去楼空,男子手捧绿衣,翻来覆去地看,来来回回地想,那衣上,仿佛还残留着女子的指香,那皱褶处,仿佛还隐藏着某个秘密,只是百思不得其解。男子的手触着衣物,却再也触不到妻子的手,看来看去,依旧走不出弥漫开来的忧愁,春色泛滥,却没有芳香。他越想越忧伤,沉浸在巨大的悲伤里难以自拔,任由自己江河决堤般狂想,想她灵巧的手指如鸟雀起落,想她的话语如春雨润物,想她的千般好万般情。

可是,一阵冷风,吹透葛布薄衫,她却再也不会回来。还有谁再与他温存软语,还有谁为他递来取暖的衣衫?

没有哪对夫妻不想恩恩爱爱白头偕老,然而,也有这样一句话:“鸳鸯夫妻不到头,磕磕绊绊一辈子。”是说太相爱的夫妻,总要遭天嫉,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同生共死,反倒那些常拌嘴的夫妻,能相伴终老。越是相爱,当生死别离,就更添一份难舍与凄凉,那些平淡如水的夫妻,淡淡相处,当不能不放手西归,那痛也会轻一些了。这样想一想,我们又何必非要追求天长地久大张旗鼓的爱情呢?波澜不惊地过日子,才能细水长流,安然而长远。

在读诗的进程中,我能体会到一种彻骨的寒意,然而,没有相似的经历,没法感同身受。放下诗歌,反刍这类无处安放的忧伤情绪,再回想经历过的,和所见所闻,对“永别”一词的理解,仿佛深入了些,也理性了些。不再讳言,也是一种大胆吧。

其实,我们一直在得与失的较量中艰苦而顽强地活着,目睹过亲人在病痛中离去,我们却束手无策,只能无助地哀嚎;眼睁睁看着你爱的人绝尘而去,那份心痛,只能自己独自舔舐伤口。我们总是向往美好与正直,却总是满目疮痍与伪善。

渐渐的,我们渐渐懂得,很多事不能如愿以偿,面对失去,我们无能为力。就像《诗经》里的爱情,有生死相依,也有离散与背弃,这就是世事无常。

走进《绿衣》,就走进了绿色绵延的哀愁,人生到底终将走向凄凉,无论争得多少美丽,都将撒手离开。

走出《绿衣》,看看头顶依旧阳光如瀑,时光不老,顿时心生感恩。

《绿衣》,仿若一颗沉寂千年的种子,忽然落入我的体内,又在我的血肉里长出枝叶来。

对世间苦难,我不再试图逃避,当自己在彻骨的寒凉里淘洗过,再回望曾的历练,身上的气力,就又增了几分。

西地那非达拉非价格

伟哥万艾可效果真的那么好吗?

印度神油怎么

甲磺酸西地那非cas

相关推荐